人家說衰事總是會接二連三的發生,我現在終於深刻到這句話的意思,看著眼前這座掛滿蜘蛛絲宛若古堡的大學,心裡不由得感嘆自己怎麼會這麼衰

 

幾個月前,我還是個成績優異的高三學生,每天被考試.功課壓的喘不過氣來,迎接我的當然是一座市立大學,當我興高采烈地填上第一志願,準備過著每天被美女環繞.無憂無慮的大學生活時,分發單位卻打電話來說我填的學校已經倒閉,請我盡快選好另一所大學,這個消息就像有人用木棒從後面打我的頭一樣,正當我苦惱分發事宜的時候,郵差卻送來一封大學入學通知

 

 信中寫道 : 黃郁彥同學,你的入學申請我們已經收到,明天早上9點請在家裡等候,我們會有專人接送你來學校

 

 收到這封信的當下,我無言以對,我都還沒改好志願,哪來的入學通知?霎時,我就把這封寄錯的信丟在一旁的垃圾桶,繼續鑽研我那待改的志願卡

 

孰料隔天一早,一隻嘴巴大的可以吃下一個人的信鴿撞破我床邊的窗戶,把我一口吞進牠的肚子裡,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已被倒勾的暗刺刺中並流血,周圍暗紅色類似腸道的東西竟開始分泌綠色腥臭味的液體,那些不明的液體把我裹的密不通風,當我試著朝腸壁揮拳看這隻笨鳥會不會把我吐出去的時候,我整個人竟然開始往下滑,像在溜滑梯一樣,在找不到任何附著物可以抓住的情況下,我只好死命的抱住自己的頭,這樣至少摔下去還不至於摔死,頂多半殘而已,誰知道我是天生衰還是老天爺讓我出生就是要玩弄我的,那隻笨鳥像大便一樣把我從牠的腸子裡擠出來後,我竟然在10層樓左右的高度,連尖叫聲都還來不及發出,我就從高空垂直往地面墜落

 

後果,大家可想而知,要不就摔成肉醬直接送殯儀館,要不就全身癱瘓,不過還好我平時有跟家人出去燒香拜拜,所以現在還能站在這裡回想剛剛發生的驚險之旅,難道那隻笨鳥就是這所詭異大學所指的專人?這也太瞎了吧!難怪這所學校這麼空蕩,我想學生不是被摔死不然就是不知道有這所大學的存在吧!

 

不對,現在不是研究這所大學沒落的時候,既然我都已經被送到學校門口了,那當務之急就是要進去找註冊組,看他們有沒有把新生名單搞錯,搞不好是跟我同名同姓的怪咖想來讀這所大學,他們弄錯地址才會把信送到我家,我可不想變成替死鬼進這所學校,況且這大學給人感覺陰森森的,裡面就算有美女應該也是個怪物吧,搞不好早上是人晚上就變成骷髏頭,或著趁我睡著的時候就把我當成死人肉吃掉,古人雖然有說英雄難過美人關,但我又不是英雄,所以還不至於為美色犧牲生命,眼前這門也沒開,是要怎麼進去?難不成用爬的?學校是把我們當猴子嗎?

 

 就在我認命準備開爬時,身後草叢傳來物體摩擦的聲音,轉頭一看,髒話差點沒罵出來,原來身後的是隻白老虎,而且牠的眼神分明就是看到獵物得神情,當下,也不管門有多高就開始往上爬,那老虎一看我動,就馬上朝前撲來,還好我也不是省油的燈,三兩下就爬進了學校裡,那老虎心有不甘的直往門的欄杆撞,一副恨不得把我骨肉分離的表情,拜託,我有惹你嗎?肚子餓也不用吃人肉吧!

 

 真是驚嚇不斷,一早就發生這麼多驚恐的事,等等回家要順便去廟裡收收驚了,進了校園以後才發現,整座校園分成三大區塊,成一圓弧,右邊是一大片茂密的樹林,樹木一顆倚著一顆,把整個區域蓋的透不進一點陽光,看上去十分陰森,往裡面看也只是一團黑壓壓的,而校園中間是一片建的輝煌的宮殿,整座建築物被太陽照的發出琉璃珠光,估計是某種特殊水晶做成,宮殿前方還放著一個長方形木製的棺材,靠近一看,上面的雕刻盡是些奇怪的圖騰,好奇心驅使下,手不自覺的去觸碰,當下,棺材的蓋子竟然彈開了,一下子無法反應的我,被一隻枯手勾住後頸往棺材帶去,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帶著腐肉的骷髏,而且眼窩還有一隻隻的蛆在啃食祂的殘肉,身體部分只剩骨頭,就如同電影中我們常看到的那種骷髏身體,就在我試圖撥開那枝枯手時,骷髏的嘴竟張了開來,從祂嘴裡冒出的是青色的霧氣,這時我也不知哪冒出的勇氣,一拳就打在骷髏臉上,骷髏馬上粉碎爆開,那枝枯手也不再勾住我的後頸,好不容易脫離那恐怖的東西,二話不說馬上往最近的樹林衝去

 

奮力往前衝的同時,用餘光往後瞄去,那具被我打爆的骷髏竟跟著我後頭跑,沒有頭還能判斷我所在的方向,天啊,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眼看祂就快追到身後,腳程更是不自主地加快

 

置身在樹林外時可能會覺得很內部很簡單,一直往前跑就可以到達最深處,沒想到一進到裡面後根本就是迷宮,摸不著頭緒的我,只能一路狂奔向前

 

 人的腎上腺素被激發是很恐怖的,不一會兒,我便撞上一棵巨大神樹,看來這片樹林已經到底了,那具骷髏應該不會再追來了吧,老天保佑,我黃郁彥平時沒做什麼虧心事,這次只是情急下不小心吵醒加破壞了別人的屍首而已,可別讓我遭天譴啊

 

 不過老天好像沒聽到我這凡人的請求,一抬頭,原本已經平靜下來的心臟再度受到衝擊,原來這座樹林的樹枝都有一個人手臂那麼粗,而上面都掛著一具具的屍體,有的身軀倒掛嘴巴張得大開全身是血,有的無頭,頸部流出大量的血及組織液,看起來死的時間都沒有很久,難不成這些屍體都是跟我一樣進到這座謎樣的樹林後才變成這樣的嗎?

 

 無論如何,我都必須讓自己從這樹林全身而退,環顧四周,根本看不到剛才來時的痕跡,所以無法靠腳印之類的東西脫身,得想想其他辦法,腦袋飛快思考過多種方法後,最好的應該是先爬上樹確定方向,下來再根據剛剛所見出去,才不會迷失方向而原地打轉,這裡掛著這麼多屍體,看了心也慌,還是快點行動早點離開比較好

 

 話雖如此,可這樹真不是普通的難爬,一般來說,樹皮會有摩擦力,多少可以讓我穩住腳不往下滑,但這樹不知怎麼的,樹皮滑溜溜的,像人的皮膚一樣,固定腳都有困難了,以這種速度我要到何年何月才能到樹頂啊?

 

 想再多也沒用,馬上行動才是最要緊的,乾脆抓住樹木的附著物往上爬好了,可要說附著物,這樹還真比和尚的頭還光,一丁點的東西都沒有,哪來的東西可讓我抓?

 

 真要說有東西,就真的只有那我最不願意去看的了,對死人不敬可是犯了大忌啊,就算我再缺德,也不想靠人家的遺體往上爬,可無奈下我有何選擇?只能默默唸了聲阿密陀佛就往邊上一具女屍的腳踝抓去,由於這些人都是被插進粗大的樹枝裡,所以有一定的承載力可支撐我的重量,不一會兒,就讓我到了樹頂

 

 急於找到出去的路的我並沒有仔細地觀看四周景物的變化,當回過神來,已覺得事有蹊蹺,當時進校園一下就抓住我目光的宮殿,現已成在校外看的那座古堡,而對面,也就是與我所在地方的相對位置是一座紅樹林

 

 紅樹林,顧名思義,就是樹木枝幹都呈紅色,這種植物生長在河口潮間帶,可這裡是校園,怎會出現這種植物?而且更奇怪的是,水的顏色竟如血一樣艷紅,真不敢想像水下除了樹根外還有什麼東西

 

快速記了下出去路線便按原爬行路徑回到地面,一下地,頭一回而已,身後場景讓我不顧一切的狂奔起來,才上到樹頂沒幾分鐘的時間而已,竟然有數不清的屍體聚集在鄰近的樹下,而且樣貌像是在集體追捕食物似的

 

 想都不用多想,我是這裡唯一有生人靈氣的東西,祂們當然追著我跑,頭一遭發現,原來跑步也能成為救命的工具

 

 一路狂奔不停,腳都快沒了知覺,終於找到能喘口氣的地方 草叢,毫不猶豫的就把身子蹲低躲了進去,透過青綠草叢窺視,那群龐大的腐屍軍團就在眼前,那種致命窒息感促使我憋住氣息,讓自己存在感更低

 

腐屍軍團似乎沒察覺到我,便朝與我反方向的地帶移動,看著祂們離開,身體不由自主放鬆起來

 

 走到最近的樹下坐著緩和情緒,神經緊繃久了,人都累了起來,看著自己殘破不堪的衣著,再次感嘆自己到底走的是什麼狗屎運,一早就遇到這些奇怪的事

 

 確認腐屍軍團不會再回來找我後,閉著眼睛稍作休息,雖說是休息,但還是保持著能隨時起身的姿勢,以防等等再出現更恐怖的東西時,能立馬作出反射性逃跑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半夢半醒間,感覺到有溫熱的液體滴到臉上,手去摸了一把,觸感是黏稠的,而且還帶著腥臭味,這讓我頓時起了雞皮疙瘩,心裡默默祈禱一下,希望不要看到我最不想看到的東西,可天不從人願,映入視線的是一隻從未看過的物種

 

 這不知名的怪物身體呈青綠色,體型似熊的大小,身體上有鱗片附著,最具威脅性的就是對著我大張的獸嘴

 

 我跟牠的距離不到0.5公分,若把牠比做人類來看,就等於是鼻子碰鼻子的距離了,無限恐懼爬滿心頭,但我不動的情況下,牠也沒有任何動作,就這樣我們僵持了一會,一陣凌厲的風席捲而來,把我吹飛200公尺遠後,重重摔倒在地,頓時感覺內臟都快震碎

 

 撫著自己的胸口,能確定的是肋骨都斷了,腳基本也抬不起來,若剛剛那不知名怪物跑來,我肯定必死無疑,連掙脫的機會都沒有

 

用僅剩不多的力氣掃視一遍身旁,猛然看見一名身穿藍色旗袍的人朝我走來,可讓我想馬上逃離的是那附於臉上的獠牙面具以及背後那把有一人高的大刀,在我飛快思考著來人是我方還是敵方時,那巨刀猛地插入我身旁的地面,接著一隻腳重重踩著我肋骨斷裂處

 

 

你是誰?來這裡做甚麼?你要不說,我會讓你葬身於此」獠牙人說著,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勒住我脖子從地面上舉了起來,連回答的機會都不給,就把一瓶鮮紅色液體灌入我嘴裡

 

 媽阿,那不知是什麼鬼東西,一入喉,就感覺喉嚨像寶特瓶般被人扭轉,像古代的鎖喉一樣,但慢慢的,全身變的癱軟無力,意識也漸漸模糊,就在眼睛快闔上的瞬間,有股冷冽的銀光閃過,隨即感覺到脖子被開了大洞,而溫熱的血液正不停地往外洩出

言語是無形的能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